首页资讯国内国际安徽合肥明星综艺电影体育足球篮球综合科技通信手机移动财经宏观理财教育历史

为跟上互联网时代,日本全民“补课”

2019-04-15 23:19:10    来源:hefeiol.com    编辑:合肥在线

 

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互联网时代,为何鲜见日本的身影?

近几年,日本社会一直在反思,为何比尔·盖茨等IT创新核心人物没有诞生在日本?为什么日本没有诞生一流的互联网企业?如今,幡然醒悟的日本,准备“从娃娃抓起”。

近日,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日本文部科学省公布新教科书鉴定结果,从2020年起,全日本所有小学都将开始使用此次通过审查的164本教科书。其中,在算术和理科类别,编程教育作为新的必修内容写进小学课本。

事实上,编程教育低龄化已成为一种国际化趋势,早在上世纪90年代,以色列就普及中小学编程教育,美国、英国、韩国等也早已开始实践。而2017年,国务院印发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中也强调,实施全民智能教育项目,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

一项新的全球竞争,似乎已经开始。

差距

“日本虽然把编程列为小学必修内容,但和国外比起来还远远不够。如果不把编程专门列为一门学科,并不断充实内容,日本还会在世界上落后。” 日本东洋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坂村健向《日本经济新闻》说道。

事实上,早在2012年,日本就把编程教育列入中学教育必修课程,并计划从2021年起进一步扩充内容。高中阶段,则从2022年起新设包括编程在内的“信息I”必修科目,所有学生必须学习。

而就在上月底,日本政府统合创新战略推进会议公布的“AI战略”再度提出,未来每年将培育25万人工智能人才。无论文科、理科,所有大学生均要接受AI初级教育。此外,日本政府还将促进社会人重新学习,到2022年在大学设置专门课程,由政府提供部分费用。

日本的“危机感”,很大程度上源自IT产业、尤其是互联网行业整体发展滞后。

一个显而易见的例子是,根据美国“互联网女皇”玛丽•米克(Mary Meeker)公布的《2018年互联网趋势报告》,全球20大互联网公司中,美国占据11家,中国则有9家,包揽前20强。

全球互联网公司20强 图表来源:《2018年互联网趋势报告》

此前,日本大型聊天软件企业LINE社长出泽刚谈到日本IT行业前景时,就不无担忧地提到:“(日本)提供服务的实力似乎出现下滑,将来美国和中国成为两强,日本可能不得不使用中美的技术。日本的企业必须采取各种行动,国家也必须从这一视角考虑问题,否则可能无法扭转颓势。”

从日美两国市场规模看,差距更加一目了然——

东京都政策企划局数据显示,预计到2019年,日本IT市场将增长为一个市值近1300亿美元的蓬勃市场。而据美国计算机协会今年1月发布的报告,全球IT产业2019年将达到5万亿美元。其中,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市场,占比31%,2019年市场规模将达到约1.6万亿美元。

缺人

全民上阵“补课”背后,一方面是为尽快补上发展短板,另一方面则是日本多年IT人才不足的尴尬。

早在2011年就有统计显示,美国IT人才超过300万人,中国和印度人才数量也超过日本。

2016年,日本信息通信审议会(总务相咨询机构)就提出目标——到2025年,要将IT相关人才提升约一倍至200万人规模。

同年,日本经济产业省调查报告显示,日本近年IT人才需求达到92万人,存在22万人的巨大缺口。在IT市场保持中等水平增长情况下,预计2020年IT行业劳动力缺口将达到29万人,2030年更将扩大至59万人。

还有预测称,到2025年,日本AI、无人驾驶技术将至少需要50万IT工程师。

而“残酷”的现实是,据日本政府调查,每年完成AI相关硕士课程人才在东京大学、京都大学、早稻田大学等11所大学不到900人,在日本全国也仅2800人左右。

人手短缺问题日益凸显,日本开始加大力度从海外“抢人”。

据日本《新华侨报》报道,日本IT领域招聘外国留学生最多。2016年,在日本企业就职的留学生当中(除去制造行业),27.3%的毕业生都进入IT行业。

此前,日本专门启动“印度理工学院项目”(Project Indian Institutes of Technology),希望吸引来自印度知名工程院校的学生到日本公司实习。去年10月,印度理工大学首次举行专门面向日本公司的招聘会,东芝、电通等日本十余家大型企业都参与其中。与此同时,日本猎头公司近几年也将目光瞄准以中国、越南为首的海外IT人才。

日本电子商务巨头Mercari正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其在日本国内的外籍员工占比约为一成。去年10月,公司新招募的100名员工中, 44名是外国人,其中32人来自印度,3人来自中国台湾,2人来自中国大陆,2人来自美国。

野心

在《互联网、经济增长与全球化,对欧、日、美新经济的展望》一书中,作者Claude Barfield及 Günter Heiduk认为,日本互联网发展缓慢背后,有着系列社会及经济因素。

“管得太多,管得很严”是首要因素。以书本价格管理为例,在日本,书本价格必须以纸质书价格进行售卖,即使是在互联网能够降低书本成本这一前提下。因此,算上快递成本,网络购书甚至比实体店更加昂贵。这样,以网上图书零售起家的亚马逊这类企业,在日本也就失去了“萌芽”土壤。

“企业之间封闭僵硬的合作关系”,也是阻碍日本互联网企业发展的一大原因。对于一家日本企业,即使可以通过互联网找到更加物美价廉的供应商,但取消与原供应商的合作关系可以说是困难重重。因此,B2B交易更多是通过私人关系网实现,而非互联网。这让定位为中小企业B2B平台的阿里巴巴,在日本也可能步履维艰。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底,在《日本经济新闻》与日本一桥大学创新研究中心联合发布的全球主要企业“创新力”十强中,阿里巴巴是唯一上榜的中国企业,另外9家企业全部来自美国,日本企业则无一入选。

如今,意识到差距的日本,已经提出“野心勃勃”的计划。2019年1月,日本政府发布《安倍经济学——为经济增长,为子孙后代,为未来日本》报告。其中明确,在医疗、出行、金融科技、政务管理、智能城市、智能农业等方面,都要广泛纳入信息科技技术。

报告还进一步提出具体目标。例如,在2020年前,使用大数据提供定制化医疗保健、身体检查及治疗等服务;在2019财年,利用APP传输交通数据减缓交通堵塞;在2027年前,实现40%无现金交易等。

“较小规模的劳动力可以提高工作效率,以及需要可以使用尖端科技的高技能。许多人认为经济只因人口的增长而增长,然而历史告诉我们,经济增长只发生在社会具备的技能能发映出经济发展机会的时刻。”报告中这样写道。

今日推荐
精选图文
网友最喜欢看
首页头条
24小时排行榜
  • 合肥在线手机版二维码
  • 合肥网公众号
备案: 皖ICP备15012699号|Copyright 合肥在线_HeFeio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QQ客服:1606290065 研发:合肥网